認識台灣南島民族研究 國寶級大師 李壬癸院士

考古學大師張光直說

做為一個台灣的考古學者,我對於李壬癸先生的學術工作一向是懷抱著很大的興趣的。在看到這本書之前,我沒有想到李先生的學問內容竟是這樣的廣博。


跟隨李院士的腳步一起探索偉大的航海民族──南島民族的神秘世界。

當前分布在太平洋、印度洋無數島嶼與半島上二億多人口的南島民族,其最初的原居地在哪裡?
他們吃什麼,住在什麼地方,如何治病,懂得編織與製陶嗎?
國際學界經過多年抽絲剝繭,如何一步一步將南島民族最可能的發源地定位在台灣?
但台灣若真的是起源地,為何在台灣南島民族(平埔族及高山族)的語言中找不到舟船及航海的詞彙?
數千年來,台灣島上各族群的勢力範圍經歷過幾番消長?不同族群的親疏關係為何?他們有過怎樣的遷徙與擴散?
哪些族群最早突破中央山脈的重重阻隔,勇闖後山新天地?
台灣原住民普遍流傳矮黑人傳說,各族對矮黑人的稱呼不同,不像是古南島文化的既定成分,暗示著台灣曾經有過矮黑人?
台灣南島語言具有哪些獨特現象,讓它從漢人眼中的
啁啾
鳥語,跨進學術研究的殿堂,進而被公認為舉世無雙的瑰寶?

 

9789578016606_bc.jpg 

走大路 說大話 開大門

    台灣這個「寶島」上所有大家都知道的很多有學術價值的材料之中,如果讓我說哪一種材料是最有價值的,我的回答是台灣的原住民是在人文與社會科學上面最有價值的研究對象。台灣原住民是和我們一樣的公民,並不是科學標本,說他們是研究對象,好像是略有不敬。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研究的對象,原住民是、漢人也是。研究人類學的學者,解剖學的學者,或是很多有關人的學科中任何一科的學者,都可以把我們做為個人、或是做為族群成員來研究。

    台灣原住民的研究價值,是因為他們是絕無僅有的(unique)。在台灣有約三十萬說南島語的原住民,現在還能辨認出來二十幾種不同的語言,這是在全世界南島語族成員最密集的一個地方,而他們的語言又是最為分歧的。二十年代以來,很多歷史語言學者所公認的一條定理是,一種語言的發源地,是在它的各種類型(方言或語言)最分歧,因而種類最多的一個區域。過去語言學家對台灣的南島語比較複雜分歧還是新畿內亞的南島語比較複雜分歧這個問題,有不同的意見。但最近國際南島語言學者似乎有傾向台灣是較複雜的南島語言區域,因此也就最可能是南島語族的老家這趨勢。本書的作者李壬癸先生就是持這種意見的。因為台灣是南島語族的老家,有關的一項工作是古代南島語族文化的重建,也就是古代台灣原住民的文化重建。古代原住民文化的重建,是台灣考古學者的一個主要任務。在這裡語言學和考古學就併合起來了。

    做為一個台灣的考古學者,我對於李壬癸先生的學術工作一向是懷抱著很大的興趣的。在看到這本書之前,我沒有想到李先生的學問內容竟是這樣的廣博。但略一沈思,即可恍然:我是將語言學放在一個非常狹窄的軌道裡思維的。實際上,現代的語言學和其他的學科一樣,已經是越來越廣,兼容並包,而且很富有哲學性的一門學問了。李壬癸先生的這篇論文,其實只在歷史語言學和實用語言學上,給了我們一些示範的工作;但他的示範,已經給了我很多的啟示。例如台灣南島語族的語彙在台灣族群(ethnic groups)上的意義,「矮人傳說」對於南島語族的關係,在台灣南島語言中關於舟船的名詞與南島民族的來源有何暗示,以及其他這類的問題,都惹人遐想,甚至想到李先生沒有讓我們想的問題。最後一點,就是舟船名詞的問題,我常在想,假如原住民是一萬年以前,台灣海峽海進的時候被四周逐漸出現的海逐漸困住了,他們就根本不需要舟船前來台灣;他們已在台灣!這一類的想法,是大逆不道的。但是,李先生一定會鼓勵我們從事大逆不道的思維。

    語言學是如此的,其他的學門也是一樣。歷史學、人類學、考古學以及其他類似的學科,都是兼容並包、包括許許多多彼此不相容的理論與方法的體系。我們在這些大部頭的學問下做點工作,千萬不能把它們再放到狹窄的軌道裡面去滑行;那樣的話,我們很可能滑出軌道,或很快地就滑到了軌道的盡端。走大路,說大話,開大門。只要你沒有放棄細節,你的結論應當是合乎那「大膽的假設」的。

                  張光直

 

關於本書《台灣南島民族的族群與遷徙》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93437

創作者介紹

前衛出版社的部落格

前衛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