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陪審團  /周俊男

    前總統陳水扁案主力辯護律師、長期參與司法改革運動的鄭文龍律師,發表新著《陪審團:人民當家做主的審判制度》,主張台灣應仿效日本、韓國新近的改革,盡快引進通行於英美諸國的「陪審團制度」,才能徹底解決台灣司法制度的沉痾,杜絕「恐龍法官」「貪污法官」「打手法官」「奶嘴法官」等司法亂象。

    鄭律師表示,自己親身經歷過無以數計的偵查、審判,對部分不良檢察官、法官的惡行惡狀了然於胸,尤其擔任陳前總統案辯護律師期間,更是飽嘗政治力介入、法官檢察官未審先判、媒體惡意操作等司法黑幕,不禁感嘆卸任元首如此,一般平民百姓又將如何自保?因此不斷思索台灣司法改革的根本之道。

    這本《陪審團》,就是上述苦思研究的結果。他發現,英、美兩國早期也曾發生類似的情況,例如英國在1670年有過國王構陷不同教派的「威廉‧潘案」,美國在1735年出現英國殖民當局打壓言論出版自由的「仁格案」,以及1807年美國總統傑佛遜追訴政敵的「副總統艾倫案」等,同樣是起因於執政者企圖濫權,想以司法手段來整肅異己。但值得注意的是,英美的司法體系存在著健全運作的「陪審團制度」,所以上述這些案例中的被告,最後都能獲得保護,不肖政權終究無法遂願。

    令鄭律師疑惑不解的是,陪審團制度已在英美等民主先進國家實施超過六百年,其運作經驗確實發揮了保護人權的重大作用,但台灣在討論司法改革時,卻從未慎重評估引進陪審團制度的可行性,也自外於韓國、日本已先後於2008年、2009年引進「陪審團」與「參審制」的世界趨勢,竟在此刻提出不倫不類的「觀審制」,企圖故弄玄虛,混淆視聽。

    有鑑於此,鄭律師矢志要推廣「陪審團制度」,讓民眾能夠認識西方陪審團制度的起源、發展歷程與重要案例,瞭解台灣引進陪審團制度的可行性與必要性,並清楚「陪審團制度」與「參審制」、「觀審制」的關鍵差異。本書告訴我們,除了法官高高在上、人民低低在下的審判制度外,還有另一種由人民當家做主、由人民來保護人民的審判模式,足以對抗行政當局的欺壓剝削,遏止檢察官、法官的濫訴亂判,以及抵制立法者所通過的不當惡法。咸信,這是政治民主化後,另一波司法民主化的改革浪潮,權利要靠自己爭取,台灣民眾一起站出來,台灣需要陪審團!

NC74.jpg   

新書發表會時間:2011/05/06 (五) 上午10:00-12:00

發言貴賓:蘇貞昌

主辦單位:前衛出版社

創作者介紹

前衛出版社的部落格

前衛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金文森
  • 陳情書
    主旨: 法官違法判決,請求為本案重啟調查。
    說明:
    一、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違法核發建築使用執照,陳情人訴願被駁回,臺北高等行法院(102年度訴字第162號)及最高行政法院(102年度判字第799號),均未詳查事證,法官違法判決,其中違背法令判決將嚴重危害全國人民權益。陳情人又提起再審之訴,仍遭最高行政法院103年度裁字第382號裁定駁回。
    二、陳情人向監察院陳訴,並呈報所有歷審卷證資料及判決書影本。監察院為民申冤發函至司法院,但司法院表明可向各法院訴訟輔導科洽請協助。法官自由心證違法判決,無人可管。這就是恐龍法官、恐龍法院、恐龍司法體制。請問中華民國有何民主、自由、法治可言?
    三、臺北高等行法院判決(103年度再字第37號) 第19頁第6行表示「…縱未經採納,核屬證據取捨問題,並不得據為再審之理由」。換句話說陳情人指出的違法證據法官不採認,僅採認被告片面的證據,天理何在?
    四、陳情人認為會違法判決的法官,通常涉嫌貪瀆。陳情人不得已發表研究論文,揭發司法黑暗面及改善建議,並呈請 總統卓參。因為本案在郝龍斌市長任內都市發展局涉嫌圖利建商,在東南兩側均為6公尺窄巷角地,土地僅46坪即可都更,且違法建築10層高樓,造成緊鄰住戶無法都更。建商因此略奪非法暴利約新台幣一億三千多萬元。向郝市長電子信箱陳情無效,竟任憑局處官員違法行政。詳情請參閱朝陽科技大學營建工程系金文森教授之論文「企業社會責任與司法問題之探究」。網址如下http://www.cyut.edu.tw/~wsking/CSR.pdf
    五、103年11月29日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為什麼執政黨慘敗? 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官商勾結、貪污腐敗,檢察官違法不起訴,法官違法判決,人民對司法不公正、不公平、不公開非常痛恨!陳情人向 馬英九總統陳情,總統回函請逕向監察院再陳明。
    陳情人 金文森 敬呈於2015年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