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去豬來

王育德遺著/連根藤譯

 

〔編按〕本文譯自王育德先賢遺作『昭和を生きた台湾青年』(活在昭和時代的台灣青年,草思社20114月出版)第8章「國民黨」的一節。相似的內容也收錄在漢文版《王育德自傳──自出世至二二八後脫出台灣》中(前衛,2002)。《王育德自傳》刻正列入第二屆「閱讀台灣.探索自己」徵文比賽選書書單(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主辦,http://readtaiwan.blogspot.com)。

 

WANG-001.jpg

*日文書《「昭和」を生きた台湾青年

WA15.jpg

*王育德全集(15)《王育德自傳》

  日本人退出台灣始於194512月,從基隆港和高雄港退出,只有琉球人是從花蓮港退出。日本人退出台灣繼續到翌46年年底,除了被命令留台繼續服務的2萬數千人之外,全部被命令退出台灣。受託留台的是醫學部教授、醫師、各機關主管、和技術人員等。

  中國人入台以後,日本人在台灣已無停留所在,全員希望回去日本。有台灣人對此情此景的日本人欣羨說:「你們真好,即使戰敗,還有自己的國家。」

  日本朋友和熟悉的人在離台回日時,卻是有一種被養父母放捨的心情,依依不捨的別離之情,即使是到基隆或高雄送別的人也流露。

  與此對調的是,約在1946年正月開始,住日本的台灣人,不斷的回台灣定居。我到台北迎接離別日本回台定居的大兄一家人。在台北市也有像台南一樣,日本人處分家財道具的情形。

  回台南途中的火車內變得很雜亂。火車每到一站,賣物件的小販隨便進入火車內叫賣。車內充滿著叫賣的振耳之吵雜聲,也有賣氣凌人的強制推銷,這在半年前是不可思議的情景。

  大兄在知道我在演劇時,驚訝說:「不知道你有這種才能。」讓大兄驚訝,頗讓我得意。

  郭德焜、賴永祥、邱永漢等東大先輩也回來了。他們不久後在台北創立延平學院,一定是學福澤諭吉創設慶應義塾大學,想開大學。他們推出東大的大前輩朱昭陽為院長,有的做教授或助教授。因為台灣沒有讓他們發揮才能之地,不得已自己創設大學。

  中國人把日本人就職公司的主要職位全部占據了。入台中國人不斷增加,優先占據職位,搶去台灣人的工作。台灣人知識分子需要就職的職位,也發生被上海進來的鞋匠占去的情形。台灣人只有白白看這種情形的發生。

  中國人不給台灣人職位的理由是「不懂國語(北京語)」,也有肆無忌憚地說什麼「台灣人受日本奴隸教育,不經訓練不能用」。

  陳儀以台灣人沒有適當人才為由,留用日本人警官至19465月,但事實上這是為了要替入台的中國人占位,中間不讓台灣人乘隙拿去的安排。

  日本時代從事行政的公務人員數有183百人,陳儀入台後增至43千人。中國人一旦當官,都讓太太兄弟姐妹掛名領薪。

  以為從日本的統治解放出來的社會有自己活躍之地的台灣人,除了憤慨之外無可奈何。被稱是戰勝國國民的幻想,只是剎那之間,中國人只把台灣人當做是戰敗國日本的私物而已。

  日本人的海外財產雖曾發表說「移交聯合國做為賠償的一部分」,但是「日產管理委員會」因為拖到194512月才在台灣設立,到此期間大部分的日產已被中國人奪去了。他們除了獲得全產業的90%、土地的70%以上之外,還獨占金融業、私人公司被改為官營。特產物、菸酒成為政府的專賣,他們禁止台灣人做貿易,完全獨占了貿易局。

  當時無人能夠成為台灣人的友軍,因為日本人已喪失此立場,受寄望的美國却是支持在中國對共產黨苦戰的國民黨政權。即使如此,只有一項好的是,因為希望台灣民主化的美國的壓力,使台灣於 1946年設置台灣省參議會,而配合縣市制度的制定,縣參議會、市參議會、省參議會的參議員由選舉產生。但是這不過是假裝民主的騙局,實質上參議員並無任何權力,台灣有影響力的人和知識分子的不滿,就只有與日俱增了。

(轉載自日本《台生報》546號)

創作者介紹

前衛出版社的部落格

前衛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